绝晨

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霜铁】寂静寒夜 10

预警:章节短小,OOC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托尼的思绪被洛基的一番话搅得一团乱,他暂时不想待在大厦里,于是坐车去新建的复仇者总部找罗德。
他到的时候,罗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罗德听到动静,头都没转一下,语气平静地说:“出什么事了?”托尼撇了撇嘴,“我就是来看看你,不行吗?”罗德转过头来,用透彻的眼光看着他,“得了吧,自从上次我因为你天天往这跑把你赶回去后,没什么事你是不会来的。说吧,出什么事了?”

      
        托尼此刻开始后悔了,他不应该来找罗德的,作为他少数几个好友之一,罗德对他的了解不是一星半点。他本想找个地方躲清净,和罗德胡扯一番让自己忘了洛基的话,谁知被一眼看穿。

        在犹豫了许久之后,他还是决定把洛基的事告诉罗德,虽然他可能不太能接收,但或许罗德能给他一些建议,关于现在的情况。他吞吞吐吐地告诉罗德,洛基现在住在大厦。

        只见刚才还一脸八风不动的罗德,瞬间露出了一种“你的脑子是被齐塔瑞人轰炸了吗”的表情,甚至激动的用他还没习惯的支撑架强行站了起来,冲他大吼:“托尼·斯塔克!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你居然让一个那么危险的罪犯和你住在一起!绝对不行!你也被他控制了吗?反正你也要卖掉大厦,你最好明天就从那搬过来,让他尽快离开!你现在还没被他杀死简直是上帝保佑!”

        托尼瞬间就后悔他刚才的决定了,他知道罗德会很难接受,但是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别说给他什么建议了,不拆了他算不错了。他赶紧跑到罗德身边扶住摇摇晃晃的罗德,“你不要这么紧张,他不会对我做什么的,他……”托尼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一下子愣住了。他对于自己过重的防备心再清楚不过,可是他是从什么时候起,如此相信洛基的呢?

        是从他每天定时端出美味佳肴开始,还是从睡在他身边不再有噩梦开始,还是从……在无边的寒夜里给予他温暖开始的?




TBC

        十分抱歉很长时间都没有更新,最近真的发生很多事,忙的我晕头转向,希望大家不要抛弃我,也祝愿我们的亲人都身体健康,平安顺遂。爱你们。

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无知者有罪。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是可怕。


  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的表情,是动物受到严重惊吓后所激发的应激反应。比如炸开羽毛、尽量使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庞大一些以威吓敌人;竖起脖颈处鲜艳的羽毛、试图吓退天敌;睁大/闭起眼睛一动不动、给敌人造成假死的错觉……这些都是动物的自保手段。


  是受到惊吓后的反应。


  但是太多的人大喊着“可爱”,拼命转发——我曾问一个认识的姑娘:“你已经知道这是受惊的图片,为何还要转它”。


  对方的回答是:“哎呀,我就觉得可爱而已,转一下又没什么事。”




  转一下没什么事。


  很多营销号的宠物图片来自推特,这些推特用户大部分是日本——日本是亚洲野生动物/宠物走私最严重的国家。


  可以说是一种狂欢节般的灾难。


  有些动物不可以家养,但因为大家觉得“好可爱,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不问缘由地购买,才促使一整个野生动物走私产业链变得更加完善。


  如果有一万个人转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弄了一只来养着玩,那对那只野生动物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之前有人说南非犰狳非常可爱,然后中国海关查获了一批试图走私进口的犰狳蜥。


  一是野生动物不适合家养——你没有专业的动物知识,无法很好照顾它,不是所有事情有爱就能够解决。大学教授的妻子是动物保育员,在动物园和饲育所工作,有专门的执照——她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实际上,很多国家如果想养爬行类宠物,需要获得专门的执照——比如澳洲,蜥蜴和蛇的私养就需要执照。犬类出生需要免疫驱虫疫苗芯片。


  这种做法很好。




  另一方面,走私进口物种会对当地土生物种造成潜在威胁。


  巴西龟和鳄龟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况且大部分走私动物是不会有免疫检验的,随身有可能携带大量寄生虫。


  对寄生虫没概念的,可以去看看《邪恶的虫子》这本书。希望减少一点你想养野生动物的冲动。


  很多走私宠物来自非洲、东南亚,这些地方是寄生虫病的重灾区,就算一个人公德心稀缺对走私没有任何感触——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也请不要干这种事情。






  很多人因为无知,所以显得无谓与无畏。


  这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止是野生动物方面,其他很多方面也是。


  央视鉴宝曾经公开播出鹤顶红——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一黑二白三红”是什么东西。黑是犀牛角,白是象牙,红是鹤顶红——盔犀鸟的头盖骨。


  这三样全是走私品。盔犀鸟是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目前市面上所有流通的鹤顶红基本都是通过走私进口。


  作为央视节目,然公开播出这种东西,可谓法制意识之稀薄。


  这种无知是一种罪,非常可怕。




  同学家做珠宝生意,专门从缅甸、越南、新疆采购玉石和木材进行加工贩卖。


  有一次店里进来一个客人,戴着红手串,对朋友炫耀。


  因为专业不同、朋友家三代专门做玉石生意,对骨玩、生物制品一窍不通,对方又含糊其辞,所以她跑过来问我鹤顶红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盔犀鸟头骨。


  朋友气得破口大骂:“你把别人杀了、把它头骨做成佛珠戴在手上,还希望佛祖保佑你?佛祖保佑你下十八层地狱!”


  无知所以无谓与无畏。


  这种无畏令人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话题说到我容易爆炸,是熬鹰。


  明面上没什么人提,但是私底下这种论坛和交流群很多。玩鹰的人不在少数。


  熬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


  很多人曾经跟我说,驯养猎鹰是少数民族的传统、要得到保护。


  有的是世代驯养,这个先不讨论。




  有的是捉野生鹰类来驯养,对于这种——


  只想回答两个字:放屁!


  西藏解放之前,农奴制和土司制度也是传统,怎么不和我谈谈活人献祭是少数民族的传统需要保护?


  南北战争之前,黑人奴隶制也是传统,怎么不去大街上找个黑人聊一聊?




  有人说,人和动物毕竟不一样。人有人权,动物低等。


  何等自大的想法。


  地球不需要你担心、宇宙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是火星,也曾有过大气层和液态水。没有什么是永存不灭,就算是太阳系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消亡——在此之前,更加瞬息短暂的只会是人类的文明。


  你都不担心自己,还指望大自然替你担心吗。


  人类从事文明活动以来,物种消亡的速度加快了上千倍——直隶猿猴、渡渡鸟、旅鸽……这些物种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早几个世纪,旅鸽是多么铺天盖地的生物,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年不到,就销声匿迹、然后灭亡了。


  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手段而言,这种消亡的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更可怕的是,太多的人类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不去意识到这一点。




  我对猫狗并无执念。


  但我对野生动物有太深的执念。


  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保护的动物。太多太多。那些全球变暖导致北极熊死亡、海洋垃圾导致海龟窒息、石油泄漏令鸟类中毒、野生动物走私和盗猎的新闻,让我愤怒得无法入眠。


  并不是做人太认真。很多人笑着说:“对这种事情太认真你是不是傻。”


  总要有人试着站出来做点什么——总要有人。


  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当成其他人的事。如果你不站出来,你就永远只能指望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不如回家睡觉。




  之前和扑克参加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时候,一个当地的Local过来和我们聊天,他拍摄鸟类,从北美到南美,追逐着候鸟与非候鸟的轨迹,穿越过不同的大洲、漂洋过海。


  活动做完,我们去咖啡厅喝茶,他说看到过太多的人捕鸟,用细小的网眼,拦截在鸟群途经的路上。


  世界大同。


  气得几乎落泪。


  每年总有几次,都会觉得“人类文明怎么还没完蛋”的消极想法,然后这种想法又变成了“为了让人类文明不要完蛋,我要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今天和基友主要聊的是翠鸟摄影,所以引发了这么多感慨。


  对于一个能够辗转各地、坚守六年、只为拍摄那千分之一秒瞬间的人,我非常敬佩。


  这种人值得尊重。


  因为去迈阿密的大沼泽蹲拍过水鸟,所以知道这种坚持是多么困难多么不容易——我们只蹲守了两天,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每个晚上回到旅馆,一洗脸被晒伤的皮肤都会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落,胳膊上全是水泡。


  你涂再厚的防晒霜都没有、穿长袖长裤也没用。


  汗如雨下一动不动就是一整天。


  用六年坚持做一件事情,值得最崇高的敬意。




  相比之下,问为什么不用后期PS的人——无知真的会带来无谓和无畏。


  你们眼里绝妙的好照片,可能只有印尼摄影师的摆拍。为了追求画面的色调美可以动用大量后期PS技术、为了追求构图美可以不惜掰折动物关节拗造型。那些树蛙脚踝处的淤血你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不会去试图了解一组所谓“好照片”背后是什么样的拍摄手法,因为你们无知。


  你们不是被动无知,你们是选择性无知,把无知当成一种骄傲的资本,“我不知道所以你能怎么样?”


  对于这种摄影师和这种人,我只想说:祝全家吃屎。








  因为年轻所以有不知道的东西,这不是罪过——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每次和人交谈只会觉得自己更加愚钝贫乏。


  但当你接触到一件事,你可以选择学习它。


  这是一个(某种意义上而言)最好的时代——你所需要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你问出的再白痴的问题,都会有人替你解答。


  我最开始玩模型,连需要什么工具都不知道,我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最简单的方法:问百度、翻说明书。


  那么多的资料、开放的电子图书馆、在线课程。


  学习不是一个令人感到羞耻的过程。


  它令你充实。


  但有的人宁愿抱着“我不知道,所以你没资格批评我,不然你就是欺负弱者。但我批评你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这样的想法。


  祝吃屎愉快。






  基友说的很对,我这人行事风格暴力、观念武断。


  没什么好说的,所有和我不是一个物种的访客,我不用多费精力和你解释,直接拉黑。在很多事情上,无知即是一种罪过。


  所谓“不知者不罪”只是装点门面的。


  因为无知所带来的伤害,并不会比蓄意伤害所带来的灾难更小。





【霜铁】寂静寒夜 9

我回来更新了,还在看文的小天使们我爱你们(⑉°з°)-♡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章节短小



        经过六个小时的激烈讨论,或者说是争吵,政府终于同意撤销复联其他人的通缉令。至于协议,政府也同意在复联回来后和他们协商,适当修改条款。

        托尼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走出会议室,气的罗斯将军肺都要炸了。但是一坐上自家的车,托尼就卸下了伪装,满脸的疲惫掩都掩不住。和那帮老奸巨猾的政客们谈条件实在是太过艰难,幸好他做了诸多准备。

       
        不过,这就是我为他们做得最后一件事了吧,托尼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想到,他不再是钢铁侠,不再是复联的一员,也不再和他们并肩作战。同样,他睁开了眼睛,走下车,也不再被他们伤害。

        他一走出电梯,就看见洛基正在用魔法摆弄着什么东西。他走上前去,才发现那是一个透明球体,正在播放影像。他有些不以为意,刚要转身离开就发现里面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索尔!浩克!他们怎么打起来了!”他转头看向洛基,“怎么回事?他们在哪?”洛基懒洋洋地说:“没事,死不了,以那两个傻大个顽强的生命力,不会有事。”

        “索尔不是阿斯加德的王子吗,为什么会这副打扮?”托尼面露怀疑。洛基收回了魔法,透明球体也随之消失,“海拉制造了诸神的黄昏,阿斯加德被毁了,索尔的锤子也被他捏碎了。”“那索尔怎么样?”洛基冷笑一声,“你不是看见了?”

        “所以你趁机出监狱里跑出来了?因为无家可归来我这‘借住’?”洛基脸上的神色冷了下来,“和你无关的事最好不要好奇。”说完,起身离开。

        托尼被气笑了,“你吃我的住我的管我的这叫我无关?”洛基停下了脚步,瞬间移动到了托尼面前,距离近到托尼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吸时的碰触到脸上的气流。“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洛基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让托尼不由自主地慌乱了起来。敌人?哪有敌人会一起生活的。朋友?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与这个词完全不搭边。托尼的脑子被这个问题搞地一塌糊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洛基半天都没有得到回答,眼神暗了暗,转身离开了,只留托尼一人整理他混乱的思绪。


【霜铁】寂静寒夜 8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特短小




        在托尼习惯了洛基的存在的同时,复联其他人的通缉令撤销也终于有了进展。这个国家、这个政府需要他们,总是有各种人企图破坏这来之不易的短暂和平,而无论是警察还是军队,处理事件的能力都远不如复联。
人们开始期盼英雄的回归,希望英雄们能回来保护他们。
       
        在复联不在的这段时间,政府的损失已经多到让他们无法接受的地步了。而且,以前的战损是复联造成的话,还有SI帮付,现在SI不会为此出一份钱。

        而且,自从内战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钢铁侠都没有出现过。托尼自从从西伯利亚回来后,就宣布退出复联,不做钢铁侠,所以《索科维亚协议》已经对他失效,他不用再听从政府安排出任务,也不用上交他的钢铁盔甲。

        当初政府之所以能逼迫他签协议,就是因为他不肯放弃当钢铁侠。而如今他突然就放弃了他的的坚持,也让政府失去了威胁他的筹码。现在人们看向天空,不会再有金红色的盔甲闪电般划过天空。

        很多人都在猜测托尼不干的原因,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之所以不当钢铁侠,是因为他没法穿上盔甲。是的,钢铁侠没有了盔甲,也就没有了战斗能力。与队长的最后一战给他带来的后遗症不只是噩梦,还有对盔甲的恐惧。

        他从未想过他会有这么一天。托尼看着盔甲发呆。他并不想放弃钢铁侠,但是现实由不得他。他每次尝试穿上盔甲,就会感到当时在西伯利亚那种窒息的寒冷,那种让人绝望的感觉差点逼疯他,他连好好站着都做不到何谈飞出去制止犯罪。

        他看了半天,才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最近政府那帮老混蛋终于快抗不住了,开始松口,这关键的时刻可不能用来发呆,成败在此一举。他一定要在今天下午的谈判中争取把其他人的通缉令都撤销,之后……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吧。他已经无法做英雄了,也不想面对他们,今后恐怕少有交集了。

        继续专注于工作的托尼没有看到,一旁本来正在看书的洛基,在看到他对着盔甲发呆时,若有所思的眼神。




TBC


更新延迟致歉,不过我觉得我这尿性能定期更的可能性太小了。
所以你们就别在意我什么时候更了好不好~( ̄▽ ̄~)~
你们要相信我是爱你们的。

更新要延迟了,跪地抱歉啊啊啊!明天写,明天保证写出来,今天挺不住了,在床上躺尸。

【霜铁】寂静寒夜 7

我回来了,其实已经回来几天了,但是一直卡文
抱歉更新晚了
预警:情节推进慢,章节短小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是又如何?”洛基转过身看着他。“你的大厦床位紧缺?还是,”他脸上露出一个戏虐的微笑,“你在害羞?”

        “那不可能!”托尼被刺激了,“你做梦!绝对不可能有那一天!”洛基的眼神复杂,看着他说:“还没发生的事,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他转身从床上下来,对托尼说:“我暂时住在这,你给我找个房间吧。”

        托尼听后有些困惑:“你要住在这?就不怕索尔下来把你关回去?”洛基听后幸灾乐祸地笑了笑,“他现在都自顾不暇了,哪有空来管我。”说完转身想要离开。

        “等等!”托尼见状赶忙叫住他,“能不能告诉我真话,”托尼还是把心底的疑问说出了口,“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要救他?为什么要给他温暖?为什么在其他人都离开他的时候……靠近他?

        洛基的背影顿了一下,托尼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用一种毫无感情的声调说:“我已经说过原因了,信不信随你。”之后离开了气氛沉闷的房间。

        之后托尼觉得他的生活进入了一个他从未想象过的特殊阶段。不是谁都能体会和一个神长时间共处一室是什么感觉的,不过托尼表示,谁爱体会谁体会,反正他不想体会。因为那位难伺候的邪神大人简直是全天下最大的麻烦!

        首先,是每天早中晚定时把他从办公室拖出来,让他吃饭。他第一次被拖出来时暴跳如雷,“你就为这事打断我的工作!”“就这事?”洛基挑了挑眉,“这事维持这你身体的基本运作,让你能继续你愚蠢的人生。我可不希望我费劲救回来的人在自己家被活活饿死。现在,都给我吃下去。”

        总拿救命恩人的名义压人,托尼愤愤不平地想,泄愤似的咬了一口煎蛋。哎,味道还不错。等等,大厦里并没有厨师,这饭……难道是邪神做的?!他猛地抬头看象对面的洛基。

        “看我干什么,吃你的饭。愚蠢的人类,我没在里面下毒。”“这饭……是你做的?”托尼面带迟疑的问到。“当然,不然你以为是谁,你这里连个仆人都没有。”洛基头也不抬,依旧在切割刀下的煎蛋,“我回做饭是因为我以前为了母后的生日礼物专门学过,你不用这么惊讶。”

        托尼的心思被一语道破,他却毫不尴尬,反而在想,原来他也会为母亲做这种事啊,还真是看不出来。

        其次,天天被逼半夜十二点按时睡觉,如果他反抗,就会被突如其来的魔法定住,之后被扔上床。他不再每晚被噩梦纠缠,反而会在一片温暖中苏醒。而每天一睁眼,就会毫不意外地看见洛基睡在他旁边。所以他当初干嘛朝他要房间?

        洛基每一天都在不断入侵他的生活,最可怕的是,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TBC

这次我终于长了一点,掌声鼓励一下自己。
灵感只会出现在凌晨一点之后,我觉得我已经没救了。
虽然迟了很久,不过我至少还是写了,是不是很棒棒。
顶平底锅逃跑。
       

一个repo。
一个超棒超用心的本子。
目测每个彩色扉页上的黑白图都是一张张贴的。
爱每一个大大。
特别爱马大,还给了我一个棒棒糖。
而且大大好萌,目测比我还小,我可能已经老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业界良心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霜铁】寂静寒夜 6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更新不定,章节短小
预警:情节推荐慢
心累啊,卡文卡的好酸爽

       

         托尼感觉到了身边的热源,一个转身抱住了他。洛基并没有拉开他,他转头看了看托尼的睡颜,有转过头来,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梦。托尼很久没睡好过了,因为他一闭上眼睛就是他父母死亡的画面和队长把盾牌砸下来的画面,他只能拼命工作直到累倒在办公桌上才能有片刻喘息。昨天晚上是他睡得最好的一次,没有让人心碎的寒冷,只有倍感安心的温暖,他完全不想起来,可他还有工作要做。

        托尼终于下定决心,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邪神俊美的侧颜。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之所以能感觉到令人心安的温暖,是因为他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洛基身上。

        天啊他都干了什么!他居然抱着洛基睡了一晚上!而且……他还感觉和洛基在一起很安心!托尼整个人都凌乱了,他感觉自己的超高智商已经不够用了。是的,他非常清楚是自己抱上去的,因为他们的姿势已经说明了一切,洛基规矩的像睡美人一样的标准睡姿可能一晚上都没移动过。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洛基还没醒,他还有时间纠正他的错误,只要他能把手脚都轻轻的拿回来……

        “你醒了。”洛基的音量很正常,但在托尼听来如同平地惊雷一般。“啊,是啊,你什么时候醒的?”托尼干笑着说。“在你看着我发呆之前。你还没抱够吗?”托尼赶紧一个翻身远离了洛基,还好他的床够大,不然非得掉下去不可。这简直是他人生最尴尬的时刻了,这种如同小孩子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他已经几十年没感受过了。

        “你怎么还不走啊,你还真打算住这啊?”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是飘忽不定就是不敢看洛基的眼睛已经暴露了他。



TBC



我现在的更新频率无意外的话就是两到三天一更了。
不过,我要请假!要出去玩啦!
从明天开始,什么时候更新就不一定了。
应该不会太久,可能五天吧。
顶澡盆逃走。

【霜铁】寂静寒夜 5

自己写文才知道,产粮不易啊……我以后再也不催更了。
给我爱心推荐和评论的都是我的小天使,爱你们(。・ω・。)ノ♡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情节推进慢

       


        托尼愣住了。感兴趣?他有什么让这个骄傲自大的中二晚期神明感兴趣?“我可不认为我有什么可以让伟大的邪神注意我的。”他略带讽刺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我会对一个愚蠢的人类感兴趣。”洛基翻身下床走到了托尼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愚蠢的人类,居然能引起了我的兴趣,你应该感到荣幸。至于为什么?”他冲托尼露出了一个标志性的笑容。“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托尼冲洛基翻了个白眼,不甘示弱地说:“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需要你这不经允许擅闯民宅的神离开,我的大厦容不下您这尊大神。”

        “哦?”洛基闻言挑了挑眉,“你们中庭人都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托尼一时语塞,的确,无论洛基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救了自己是不争的事实。他一向是恩怨分明的人,洛基现在也没对他做什么,他直接把人赶出去确实有点不厚道……

        托尼低下了头,他想到这里一阵心烦意乱,最近的事一桩接着一桩,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闹心过,感觉这辈子的坏事都发生在这段时间里了。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以后还能轻松点,他不由苦笑。

        他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面前好像在等他说话的邪神,说到“随你,你想呆在这就呆吧,不过,”他话风一转,“如果你再敢破坏我的大厦,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他不能也不想去追问洛基到底来干什么了,他真的很累了,反正邪神既然救了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他动手,就随他去吧。既然已经在床上了,他干脆决定睡一觉,等起来再想其它事吧。于是不再理会旁边的洛基,把被子一拉开始睡觉。

        洛基看着眼前沾枕头就着的托尼,脸上挂着的标志性笑容收了起来。他站在床边默默地看了托尼好久,最后走到床的另一边,也躺了上去。

  

       

【霜铁】寂静寒夜 4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情节推进慢,OOC

        托尼觉得不是他疯了就是洛基疯了。不然现在这情况怎么解释!上次还兵戈相见的两个人现在居然坐在一张床上!其实严格来算他们上次见面是在西伯利亚,所以这位邪神不但没有趁机杀了他,还莫名好心地救了他。

        因为索尔对他这个便宜弟弟一向心软,不然也不会总是被捅,所以他也做过再次见到洛基的准备。但在他的设想中的情况不是他们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就是直接大打出手。反正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他在思考他这么做的目的。是的,目的。他才不相信那个极度骄傲的邪神会不包含任何目的地做这种事,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经历着实不怎么愉快。内战带给他的后遗症开始显现,他已经很难再信任别人,他把自己的灵魂包裹进一层层的盔甲,不愿打开。他受到的伤害太深,钢铁侠的钢铁之心被毁了,就算表面上已经被修复了,但内里已经遍布细密的伤痕。

        洛基看了看处于沉思中的托尼,也没打扰他,坐在床的另一边,看起了一本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的书。两人之间的气氛没有故意营造,却无比和谐,仿佛有一种无言的默契。

        等托尼将思绪抽离出来时,就发现了他们正处于怎样的情况。他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一个安静的下午,他坐在床上思考,给予他温暖的那个人坐在他身旁看书,没有语言交流,却让人莫名安心,可以一直到天荒地老……

        不,他干脆利落地否定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上。而且,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旁边的邪神,能让他安心的人,无论是谁,也不该是他。

        一旁的洛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他,“有话就说。”托尼眼神犀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洛基直起身,发下了书,冷静透彻的绿眼睛好像能看透他心里所有的想法。“你指的是我救了你的事,还是现在这事。”托尼不甘示弱,“都是。”

        “理由很简单,”洛基慢条斯理的声音对急于知道答案的托尼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你……让我很感兴趣。”


TBC

我愉快的宣布,我卡文了。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如果忍不了,就请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最近事多,尽力快一点,不过慢点也正常,大家理解一下。
欢迎找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