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晨

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霜铁】寂静寒夜 8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特短小




        在托尼习惯了洛基的存在的同时,复联其他人的通缉令撤销也终于有了进展。这个国家、这个政府需要他们,总是有各种人企图破坏这来之不易的短暂和平,而无论是警察还是军队,处理事件的能力都远不如复联。
人们开始期盼英雄的回归,希望英雄们能回来保护他们。
       
        在复联不在的这段时间,政府的损失已经多到让他们无法接受的地步了。而且,以前的战损是复联造成的话,还有SI帮付,现在SI不会为此出一份钱。

        而且,自从内战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钢铁侠都没有出现过。托尼自从从西伯利亚回来后,就宣布退出复联,不做钢铁侠,所以《索科维亚协议》已经对他失效,他不用再听从政府安排出任务,也不用上交他的钢铁盔甲。

        当初政府之所以能逼迫他签协议,就是因为他不肯放弃当钢铁侠。而如今他突然就放弃了他的的坚持,也让政府失去了威胁他的筹码。现在人们看向天空,不会再有金红色的盔甲闪电般划过天空。

        很多人都在猜测托尼不干的原因,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之所以不当钢铁侠,是因为他没法穿上盔甲。是的,钢铁侠没有了盔甲,也就没有了战斗能力。与队长的最后一战给他带来的后遗症不只是噩梦,还有对盔甲的恐惧。

        他从未想过他会有这么一天。托尼看着盔甲发呆。他并不想放弃钢铁侠,但是现实由不得他。他每次尝试穿上盔甲,就会感到当时在西伯利亚那种窒息的寒冷,那种让人绝望的感觉差点逼疯他,他连好好站着都做不到何谈飞出去制止犯罪。

        他看了半天,才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最近政府那帮老混蛋终于快抗不住了,开始松口,这关键的时刻可不能用来发呆,成败在此一举。他一定要在今天下午的谈判中争取把其他人的通缉令都撤销,之后……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吧。他已经无法做英雄了,也不想面对他们,今后恐怕少有交集了。

        继续专注于工作的托尼没有看到,一旁本来正在看书的洛基,在看到他对着盔甲发呆时,若有所思的眼神。




TBC


更新延迟致歉,不过我觉得我这尿性能定期更的可能性太小了。
所以你们就别在意我什么时候更了好不好~( ̄▽ ̄~)~
你们要相信我是爱你们的。

更新要延迟了,跪地抱歉啊啊啊!明天写,明天保证写出来,今天挺不住了,在床上躺尸。

【霜铁】寂静寒夜 7

我回来了,其实已经回来几天了,但是一直卡文
抱歉更新晚了
预警:情节推进慢,章节短小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是又如何?”洛基转过身看着他。“你的大厦床位紧缺?还是,”他脸上露出一个戏虐的微笑,“你在害羞?”

        “那不可能!”托尼被刺激了,“你做梦!绝对不可能有那一天!”洛基的眼神复杂,看着他说:“还没发生的事,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他转身从床上下来,对托尼说:“我暂时住在这,你给我找个房间吧。”

        托尼听后有些困惑:“你要住在这?就不怕索尔下来把你关回去?”洛基听后幸灾乐祸地笑了笑,“他现在都自顾不暇了,哪有空来管我。”说完转身想要离开。

        “等等!”托尼见状赶忙叫住他,“能不能告诉我真话,”托尼还是把心底的疑问说出了口,“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要救他?为什么要给他温暖?为什么在其他人都离开他的时候……靠近他?

        洛基的背影顿了一下,托尼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用一种毫无感情的声调说:“我已经说过原因了,信不信随你。”之后离开了气氛沉闷的房间。

        之后托尼觉得他的生活进入了一个他从未想象过的特殊阶段。不是谁都能体会和一个神长时间共处一室是什么感觉的,不过托尼表示,谁爱体会谁体会,反正他不想体会。因为那位难伺候的邪神大人简直是全天下最大的麻烦!

        首先,是每天早中晚定时把他从办公室拖出来,让他吃饭。他第一次被拖出来时暴跳如雷,“你就为这事打断我的工作!”“就这事?”洛基挑了挑眉,“这事维持这你身体的基本运作,让你能继续你愚蠢的人生。我可不希望我费劲救回来的人在自己家被活活饿死。现在,都给我吃下去。”

        总拿救命恩人的名义压人,托尼愤愤不平地想,泄愤似的咬了一口煎蛋。哎,味道还不错。等等,大厦里并没有厨师,这饭……难道是邪神做的?!他猛地抬头看象对面的洛基。

        “看我干什么,吃你的饭。愚蠢的人类,我没在里面下毒。”“这饭……是你做的?”托尼面带迟疑的问到。“当然,不然你以为是谁,你这里连个仆人都没有。”洛基头也不抬,依旧在切割刀下的煎蛋,“我回做饭是因为我以前为了母后的生日礼物专门学过,你不用这么惊讶。”

        托尼的心思被一语道破,他却毫不尴尬,反而在想,原来他也会为母亲做这种事啊,还真是看不出来。

        其次,天天被逼半夜十二点按时睡觉,如果他反抗,就会被突如其来的魔法定住,之后被扔上床。他不再每晚被噩梦纠缠,反而会在一片温暖中苏醒。而每天一睁眼,就会毫不意外地看见洛基睡在他旁边。所以他当初干嘛朝他要房间?

        洛基每一天都在不断入侵他的生活,最可怕的是,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TBC

这次我终于长了一点,掌声鼓励一下自己。
灵感只会出现在凌晨一点之后,我觉得我已经没救了。
虽然迟了很久,不过我至少还是写了,是不是很棒棒。
顶平底锅逃跑。
       

一个repo。
一个超棒超用心的本子。
目测每个彩色扉页上的黑白图都是一张张贴的。
爱每一个大大。
特别爱马大,还给了我一个棒棒糖。
而且大大好萌,目测比我还小,我可能已经老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业界良心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霜铁】寂静寒夜 6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更新不定,章节短小
预警:情节推荐慢
心累啊,卡文卡的好酸爽

       

         托尼感觉到了身边的热源,一个转身抱住了他。洛基并没有拉开他,他转头看了看托尼的睡颜,有转过头来,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梦。托尼很久没睡好过了,因为他一闭上眼睛就是他父母死亡的画面和队长把盾牌砸下来的画面,他只能拼命工作直到累倒在办公桌上才能有片刻喘息。昨天晚上是他睡得最好的一次,没有让人心碎的寒冷,只有倍感安心的温暖,他完全不想起来,可他还有工作要做。

        托尼终于下定决心,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邪神俊美的侧颜。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之所以能感觉到令人心安的温暖,是因为他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洛基身上。

        天啊他都干了什么!他居然抱着洛基睡了一晚上!而且……他还感觉和洛基在一起很安心!托尼整个人都凌乱了,他感觉自己的超高智商已经不够用了。是的,他非常清楚是自己抱上去的,因为他们的姿势已经说明了一切,洛基规矩的像睡美人一样的标准睡姿可能一晚上都没移动过。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洛基还没醒,他还有时间纠正他的错误,只要他能把手脚都轻轻的拿回来……

        “你醒了。”洛基的音量很正常,但在托尼听来如同平地惊雷一般。“啊,是啊,你什么时候醒的?”托尼干笑着说。“在你看着我发呆之前。你还没抱够吗?”托尼赶紧一个翻身远离了洛基,还好他的床够大,不然非得掉下去不可。这简直是他人生最尴尬的时刻了,这种如同小孩子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他已经几十年没感受过了。

        “你怎么还不走啊,你还真打算住这啊?”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是飘忽不定就是不敢看洛基的眼睛已经暴露了他。



TBC



我现在的更新频率无意外的话就是两到三天一更了。
不过,我要请假!要出去玩啦!
从明天开始,什么时候更新就不一定了。
应该不会太久,可能五天吧。
顶澡盆逃走。

【霜铁】寂静寒夜 5

自己写文才知道,产粮不易啊……我以后再也不催更了。
给我爱心推荐和评论的都是我的小天使,爱你们(。・ω・。)ノ♡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情节推进慢

       


        托尼愣住了。感兴趣?他有什么让这个骄傲自大的中二晚期神明感兴趣?“我可不认为我有什么可以让伟大的邪神注意我的。”他略带讽刺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我会对一个愚蠢的人类感兴趣。”洛基翻身下床走到了托尼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愚蠢的人类,居然能引起了我的兴趣,你应该感到荣幸。至于为什么?”他冲托尼露出了一个标志性的笑容。“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托尼冲洛基翻了个白眼,不甘示弱地说:“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需要你这不经允许擅闯民宅的神离开,我的大厦容不下您这尊大神。”

        “哦?”洛基闻言挑了挑眉,“你们中庭人都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托尼一时语塞,的确,无论洛基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救了自己是不争的事实。他一向是恩怨分明的人,洛基现在也没对他做什么,他直接把人赶出去确实有点不厚道……

        托尼低下了头,他想到这里一阵心烦意乱,最近的事一桩接着一桩,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闹心过,感觉这辈子的坏事都发生在这段时间里了。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以后还能轻松点,他不由苦笑。

        他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面前好像在等他说话的邪神,说到“随你,你想呆在这就呆吧,不过,”他话风一转,“如果你再敢破坏我的大厦,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他不能也不想去追问洛基到底来干什么了,他真的很累了,反正邪神既然救了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他动手,就随他去吧。既然已经在床上了,他干脆决定睡一觉,等起来再想其它事吧。于是不再理会旁边的洛基,把被子一拉开始睡觉。

        洛基看着眼前沾枕头就着的托尼,脸上挂着的标志性笑容收了起来。他站在床边默默地看了托尼好久,最后走到床的另一边,也躺了上去。

  

       

【霜铁】寂静寒夜 4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情节推进慢,OOC

        托尼觉得不是他疯了就是洛基疯了。不然现在这情况怎么解释!上次还兵戈相见的两个人现在居然坐在一张床上!其实严格来算他们上次见面是在西伯利亚,所以这位邪神不但没有趁机杀了他,还莫名好心地救了他。

        因为索尔对他这个便宜弟弟一向心软,不然也不会总是被捅,所以他也做过再次见到洛基的准备。但在他的设想中的情况不是他们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就是直接大打出手。反正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他在思考他这么做的目的。是的,目的。他才不相信那个极度骄傲的邪神会不包含任何目的地做这种事,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经历着实不怎么愉快。内战带给他的后遗症开始显现,他已经很难再信任别人,他把自己的灵魂包裹进一层层的盔甲,不愿打开。他受到的伤害太深,钢铁侠的钢铁之心被毁了,就算表面上已经被修复了,但内里已经遍布细密的伤痕。

        洛基看了看处于沉思中的托尼,也没打扰他,坐在床的另一边,看起了一本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的书。两人之间的气氛没有故意营造,却无比和谐,仿佛有一种无言的默契。

        等托尼将思绪抽离出来时,就发现了他们正处于怎样的情况。他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一个安静的下午,他坐在床上思考,给予他温暖的那个人坐在他身旁看书,没有语言交流,却让人莫名安心,可以一直到天荒地老……

        不,他干脆利落地否定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上。而且,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旁边的邪神,能让他安心的人,无论是谁,也不该是他。

        一旁的洛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他,“有话就说。”托尼眼神犀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洛基直起身,发下了书,冷静透彻的绿眼睛好像能看透他心里所有的想法。“你指的是我救了你的事,还是现在这事。”托尼不甘示弱,“都是。”

        “理由很简单,”洛基慢条斯理的声音对急于知道答案的托尼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你……让我很感兴趣。”


TBC

我愉快的宣布,我卡文了。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如果忍不了,就请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最近事多,尽力快一点,不过慢点也正常,大家理解一下。
欢迎找我玩。

没错,看到你们的时候我超想把你们亲亲抱抱举高高

叙者无心:

哇哇大哭

阿罅:

呜呜…………

成疾_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画头像了:

。感到绝望。留言少的一比但我还是爱你们

彩千星:

北大驴:

就,就是我……

清晰:

啊是这样!
然而自己就这么点人气(你走

15:

给爸爸们看

夏一:

心声qwq

失乐园:

对的

饿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ballball你们跟我说话扯皮【泣

凌点倒置:

是这样的

冷流知暖:

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小天使呜呜呜!!!超爱你们!!!【明明那么咸鱼】

挣扎精:

请多和我说说话!😭😭😳会很开心!

识乙:

😭看我呀看我呀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

【霜铁】寂静寒夜 3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预警:请节推进慢,请不要催




        在医院躺了两周后,终于被佩珀批准回家。回到复仇者大厦,只有幻视和Friday迎接他,佩珀因为公司事务走不开身,只有哈比接他回去。“欢迎回来,sir/斯塔克先生。”“谢谢。”好在还有人不是吗,他苦中作乐地想到。

        回来后他开始慢慢接手复联的后续事务,和政府协商修改协议内容,想方设法让政府撤销联盟其他人的通缉令。这是他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队长给他寄了一部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的老式砖头机,还有一封信,语言很真诚。但是,这有什么用呢。,有些事到底是不一样了。他把信和手机都放进了抽屉,合上不再理会。队长给他的最后一击不止击碎了他的反应堆,也击碎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和牵绊。他的反应堆被那个人修复了,可心里的伤口无法愈合,他只能用工作麻痹自己,假装自己安然无恙。

        而那个人好像彻底消失了一般,不见踪迹。他本以为那人救他是有什么目的,但是这么久那人都没出现,他也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了。

        他已经不记得是多少次累到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他以前最爱的实验室已经很久没进去过了。队长留下的盾也被扔在那里,却没有修复过,正如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次他又累到趴在桌子上睡过去,恍惚间感觉自己远离了冰冷坚硬的桌子,被包裹进一片温暖。

        “愚蠢的人类。”熟悉的话语,仿佛在哪里听过,他突然意识到,这温暖属于一个怀抱,而这怀抱和话语都来自……那个人!

        是谁?究竟是谁?他用尽全力抵御着睡魔的侵蚀,睁开了眼睛。

        之后他觉得他可能还没清醒。

        眼前是一个他死也想不到的人——洛基!

        可是透过衣服传过来的温度却提醒着他,这一切都不是梦。“洛基!怎么是你!”他忍不住惊讶地叫出了声。

        洛基听到他的声音后也愣了一下,好像没想到他会醒来。之后他低头看向托尼的眼睛,露出了他的标志性笑容,“不是我你以为是谁,索尔?黑寡妇?还是那个砸了你反应堆的美国队长?”
       
       他沉默了。洛基没有理他,他也就这么沉入自己的思绪里,直到洛基把他放在床上时才意识到,他被洛基一路抱到了床上。

       是队长不要冬兵了还是地球要毁灭了!洛基把他一路抱到了床上!


TBC



没错我卡了,在这种要命的地方。
别打我。
你们要相信我是爱你们的。
下次更新应该快了。
别打我。

【霜铁】寂静寒夜 2

人物属于漫威,OOC是我的
可能更的慢可能更的快,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灵感
预警:情节推进奇慢,真快不起来,麻烦不要催

        当他的意识渐渐开始恢复的时候,耳边只有心电监护仪发出的“滴”声。他慢慢睁开眼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哪里,他呆呆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在医院里。

        他费力地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右侧占据了大半面墙的玻璃窗使他明白这是ICU病房,窗外佩珀正在走廊里和医生交谈。她看起来并不好,脸上是无法掩盖的疲惫与担忧,偶尔还透露出焦急。
      
       佩珀在看向他之后又转过头去,突然愣住了,猛地回过头来,满脸的不可置信,之后冲了进来。“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五天了!你是忘带脑子了吗!自己一个人跑到西伯利亚去!你还能活着真是奇迹!我们花了三天才找到你!你差点就被冻死在那你知道吗!”佩珀的情绪已经失控,她喊着喊着就哭了出来,仿佛要把这些天的担忧、焦急和愤怒都发泄出来。

        佩珀心里一阵后怕。这已经不是托尼第一次出事了,但这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他被找到时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周围寒风刺骨,没人知道他到底这样躺了多久,他身边只有一块带着爪印的盾牌。天知道她看到那样的托尼时心里到底有多惶恐,幸好没来晚。

        他看着流泪的佩珀,有些慌乱,急忙挤出一个微笑,“我这不是没事吗,就是反应堆被砸了一下,很快就能修好的,反正我没它也能活了,没事的,要是别人知道我让这么一个大美女哭了,非得在医院门口堵我。”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什么样了还开玩笑!反应堆被砸是小事啊!等等,”佩珀有些迟疑的看向他,“你的反应堆没事啊,多亏你的反应堆维持着盔甲供暖,不然你早被冻死了。”

        他一下就愣住了,怎么可能,就是因为队长用盾破坏了他的反应堆,他才无法返航,因为激烈的打斗而全身脱力的他连脱下盔甲都做不到,他以为他会被冻死在那了。那时的记忆太痛苦也太深刻,他绝不可能会记错。

        他突然想起了在他意识模糊时感受到的温暖,难道,那不是梦?那个人还修好了他的反应堆?

         “可能是我被冻出了幻觉吧。”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那个人的事情告诉佩珀。“佩珀,”他慢慢地问道,“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周围有其他人吗?”

        “没有,只有你会这么傻的独自一人跑到那个鬼地方去,你只断了四根肋骨简直就是上帝保佑。在伤没好之前都给我安静的躺在这养伤,其它的事一律不许管!”说完,佩珀的语气终于平静了下来,“托尼,虽然我们分手了,但你依旧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我不希望看到你出事。答应我,你会好好养伤的,好吗?”

        他看着佩珀疲倦的面容,有些心疼,而且他也的确没有心力再做什么了,于是他点了点头。看着佩珀终于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走了出去,他才放心让自己沉入了思绪。

        他知道自己的伤绝对不清,躺在地上他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可是他居然就断了几根肋骨?看来那个人不但修好了他的反应堆,还帮他治了伤。

        他究竟是谁?
       

TBC

只存在在记忆里的“那个人”,今天没出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场。
别打我。